欢迎访问仙桃廉政网! 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廉政史鉴 > 正文

彭德怀的大爱

发布时间:2015-09-06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来 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阅读次数:

电视剧《彭德怀元帅》编剧马继红讲述——

彭德怀的大爱

  在共和国的十大元帅中,彭德怀是最不苟言笑的一位,从他那棱角分明的脸上,总能让人感到一种不怒自威的力量,人们常用三严来形容他,即严厉、严格、严肃。然而,真实的彭德怀属于典型的暖水瓶性格,外表看似冰冷,内心却炽热暖人,他爱战友、爱士兵、爱孩子、爱人民,他的爱是一种朴实、炽烈、厚重、深沉的大爱。

  情同手足

  彭德怀是一个率真的人,他为人诚实坦荡,光明磊落,与他搭档过的人,都会感受到他那兄长般的情谊。

  抗战期间,八路军总部副参谋长左权是彭德怀的左膀右臂,他们一起指挥过平型关战役、响堂铺战役以及著名的百团大战,他们虽然性格各异,却情同手足。一次,一位苏联友人给彭德怀带来一条苏联香烟,这在当时可是难得的宝贝,彭德怀知道左权的烟瘾很大,他一支也没舍得抽,全部送给了左权。左权接过烟,感动地说了声谢谢。彭德怀不以为然,这有啥好谢的。想不到左权的泪水竟然盈满了眼眶,他声音颤抖着说:彭总,我说的不是烟,而是你为我做的事,我都知道了。原来,早在十多年前,左权被王明的左倾路线扣上了托派的帽子,此事一直成为压在左权心头的一座大山。彭德怀得知此事后,以自己的名义给延安的毛泽东、张闻天写信:左权同志对党忠诚、富有才干,实为我党的好同志,望中央解除对他的怀疑,给予完全信任。遗憾的是,这件事过去后的不久,当中央对左权的平反批复送到前线时,左权已经血洒十字岭,壮烈牺牲。彭德怀在左权的墓前点燃一支烟,又把酒轻轻洒在墓碑上:老左,中央已经给你平反了,我本来是想和你一块庆祝的,想不到你却……”泪水顺着彭德怀的脸颊滚落……

  1947年,胡宗南大举进攻延安,彭德怀临危受命,担任了西北野战军的司令员兼政委。同一天,习仲勋奉命从前线赶回延安,彭德怀交给他一封毛主席的亲笔信,习仲勋看过,不由得一愣:彭总,让我给你当副政委,能行吗?彭德怀纠正道:不是给我,中央军委已经正式下达命令,自317日起,边区各兵团及一切部队,统归彭德怀、习仲勋同志指挥。习仲勋还是觉得有些突然:彭总,你知道,这些年我做地方工作多,没有多少作战经验,我怕担不起这副担子。彭德怀笑了,我相信主席的眼光,他让咱俩搭档,绝对是有道理的,你很早就是陕北地区的娃娃主席,不仅熟悉陕北的地理民情,和边区干群也有密切的联系,蒋介石打仗靠的是武器,我们打仗靠的是人民,我相信,我们一定能把中央交的这副担子挑好!

  在长达三年的艰苦卓绝的解放战争中,彭德怀与习仲勋配合得天衣无缝。习仲勋对彭德怀十分敬仰,彭德怀对习仲勋也很尊重,每次战役前,他们都要召集王震、张宗逊等战将对作战方案反复推敲,碰到不同意见,彭德怀更是格外重视,常常苦思到半夜。每当战斗打响,彭德怀总是冒着炮火亲临前线,同志们批评他,他振振有词:不到前线去,光靠电话和地图,怎么能打胜仗!但有一次,彭德怀知道习仲勋带着部队冲到第一线后,他火了,你怎么这么冒险,你不知道枪子不长眼睛吗!习仲勋微微一笑,我这都是跟你学的,我就不信,枪子只找我,它不找你!彭德怀被将住了,嘿嘿一笑:想不到你在这等着我呢!

  彭德怀虽然比习仲勋大十五岁,但他们的生日挨得很近。这天,彭德怀发现桌上多了一碗面条,便问警卫员是怎么回事,警卫员说是习政委送来的,说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让彭总要像消灭敌人一样把它消灭掉。彭德怀端起碗闻了闻,随后把碗放下,掏出笔,在一个小纸条上写了两行字,折好,告诉警卫员:你把这碗面和这张纸条一块送给习政委。警卫员有些懵懂,喃喃道,习政委让我监督你把这面……”彭德怀打断警卫员:是我的官大,还是习政委官大,快去!警卫员把面端到习仲勋面前,习仲勋打开那张小纸条,只见上面写着:你的心意我收下,面还是由你消灭,祝小老弟生日快乐!习仲勋看着那碗面,眼睛不由得湿润了。

  爱兵如子

  1926年,年仅28岁的彭德怀在湘军已经担任了团长,每月能领到几百块大洋。对于这些钱,彭德怀既没有寄回家去盖房置地,也没有去享受,而是在团里组建了一个救贫会,专门用来救济那些生病负伤和家境贫困的士兵,很多人对此不理解,彭德怀微微一笑:因为我也是苦出身。

  1928年,彭德怀发动和领导了著名的平江起义,他将历年积攒下来的7000大洋,全部用作起义经费,创建了工农红军第五军。在奔赴井冈山与毛泽东会师的路上,彭德怀率先提出了官兵一致的主张,从那以后,直到建国前,几十年艰苦卓绝的岁月,南征北战、东拼西杀,彭德怀始终和士兵一样,过着有盐同咸、无盐同淡的日子。

  一次,彭德怀在赶往前线的途中,发现一个小战士在路边睡着了,他跳下马,想唤醒他,想不到睡得懵懵懂懂的小战士居然照着彭德怀的胸口就是一拳,彭德怀被打愣了,但由于军情紧急,他什么也没说,骑上马走了。很快,这个小战士以殴打军团长的罪名,被五花大绑地推到彭德怀面前,小战士看到威严的彭德怀,不知要受什么责罚,吓得脸都白了。想不到彭德怀走过去为他松开绑绳。当彭德怀得知这个小战士只有16岁,是因为疲劳过度才在路边睡着时,很是心疼,把身上唯一的一块银元掏出来,塞在小战士手里。小战士说什么也不肯要,彭德怀便以命令的口吻让他收下,小战士感动得扑通一声跪了下来。不久,在广昌保卫战中,这位小战士英勇牺牲,打扫战场时,人们发现,他手里还攥着那块血染的银元。

  由于蒋介石的重重封锁,红军长征进入草地后,很快就断粮了。看到那些因饥饿而倒卧在草地上的战士,彭德怀心如刀绞。他命令饲养员,把所有的牲口都杀掉,包括自己的那头黑骡子。饲养员急了,说那头黑骡子无论如何不能杀,自长征以来,它救了很多人,是革命的功臣。彭德怀眼里含着泪花:你以为我舍得?可现在什么吃的都没有,只有杀了牲口,才能走出草地。彭德怀的命令下达后,饲养员和警卫员谁也不愿执行,彭德怀命令军团部的一名干部去执行,六头牲口被集中在一起,一阵枪响,五头牲口相继倒下,唯有彭德怀的那头黑骡子,依旧安静地站着。老饲养员扑过去,抱住黑骡子的脖子喊,把它留下!彭德怀走过去,低声说:人比牲口重要!然后示意那名干部又开了一枪。大黑骡子慢慢倒下,彭德怀转身走了,他不忍回头。事后,他指示后勤部门,把所有好肉都送给战士和伤员,自己却一块也没有留。

  彭德怀作为一位高级指挥员,他对士兵的爱,更多地表现在战场上,越是危险的时候,他越是把士兵放在心上。解放战争期间,彭德怀率领只有区区两万人的西北野战军与全式美械装备25万之众的胡宗南对垒。彭德怀遵照毛主席制定的蘑菇战术,先后取得了青化砭、羊马河、蟠龙、沙家店等一系列胜利,然而,在西府战役中,由于求胜心切,加上对敌情估计不足,部队突然遭到敌人重重包围,尤其是青海的马家军,集中了三个骑兵师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气势汹汹地杀来,情况十分危急!司令部的同志都劝彭德怀赶紧撤退,彭德怀却惦记着打阻击的教导旅,他下令,一定要把教导旅接应出来。经过一夜鏖战,当突围出来的幸存者见到彻夜未眠、满身尘土的彭德怀时,不由得哭了。他们拉住彭德怀的手,彭总,这里太危险,你不应该在这!彭德怀的眼里也含满了泪水,他说:顺利的时候,我指挥你们,危险的时候,我哪能不顾你们,自己跑了,这不是共产党的指挥员。事后,彭德怀专门召开大会,就这场战役做了深刻的检讨,参加这次会议的陕甘宁政府主席林伯渠深有感触:中国有句古话,叫有威可畏,有德可怀,彭德怀就是这样一位有德可怀的人。

  血浓于水

  彭德怀自己没有孩子,但他却很爱孩子,尤其对烈士的遗孤,更是关怀备至,疼爱有加。

  新中国成立前,彭德怀正率部进军大西北,当他得知湖南已经解放了,便专程派人去黄公略的家乡,寻找黄公略的夫人和女儿。几经辗转,终于找到了居无定所,四处躲藏的黄家母女。彭德怀闻讯后十分高兴,他马上给朱德总司令打电话,请求党组织把黄家母女护送到北京。

  是年隆冬,彭德怀从兰州到北京开会,他特地派人把黄公略的夫人刘玉英和女儿黄岁新接来见面,他一边给岁新削苹果,一边嘘寒问暖,问岁新的学习,问夫人的身体,夫人感动得抹了一把眼泪:德怀兄弟,要不是你派人去找我们,我们可能就活不到今天了,你是我们娘俩的救命恩人呀!彭德怀摇摇头:可不敢这么说,公略那么年轻就为革命牺牲了,我作为幸存者,照顾你们是应该的,只是照顾得不够好呀!彭德怀拿出给岁新准备的画册、笔记本以及给夫人买的毛衣。从那以后,彭德怀每月都要从自己的工资中拿出一部分钱寄给黄家母女,直到岁新考上大学,一贯节俭的彭德怀又买了一块手表送给她。夫人看彭德怀这么喜欢岁新,便建议让岁新给彭德怀当女儿,彭德怀想了想,玉英嫂子,你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,哪里舍得呀,我看,就让岁新给我做半个女儿吧。

  彭德怀对左权的女儿左太北也一直视为己出,抗美援朝结束后,彭德怀搬进了中南海,正好太北的妈妈要调到外地去工作,彭德怀便把正在上学的太北留在了自己身边。彭德怀尽管工作十分繁忙,但只要有点时间,他就要和太北聊聊天,问问她的学习,带着她去锻炼身体、劳动,有时还带着她去朱总司令家串门。彭德怀知道左太北爱吃鸡蛋,每天早晨他都把炊事员给自己准备的鸡蛋悄悄放进太北的碗里。

  那年,左太北考上了心仪的哈军工,她兴冲冲地来向彭德怀报喜,却意外地发现彭德怀的脸色和往日不一样。彭德怀坦诚地告诉太北,自己在庐山犯了错误。太北无论如何也不相信,自己敬重的彭伯伯会反党。彭德怀深深叹了口气:你到了大学要好好读书,寒暑假去看看你妈妈,就不要再来看我了!太北哭着喊道:不!你不能赶我走!你赶我,我也不走!彭德怀转身走进屋里,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左太北:这是国家每个月给烈士子女的20元抚养费,这些年我一直给你保存着,现在该交给你了,记住,不要乱花。左太北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感情,扑在彭德怀的怀里失声痛哭。告别时,她对彭德怀承诺,等学校放假,一定会来看他。左太北没有食言,每年学校放假,她第一件事就是回北京看彭伯伯,在她的心目中,彭德怀永远是她的第二个父亲。

  彭德怀一生坦荡,从未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,但他对自己的两个弟弟彭金华、彭荣华却一直心存内疚。抗战爆发后,弟弟得知彭德怀当了八路军副总司令,千里迢迢到延安来找他,希望能在哥哥领导下参加八路军打鬼子,是他把弟弟劝回家,让他们在家乡组织抗日队伍。1940年,当百团大战的捷报传遍全国,广大军民举国欢庆时,对彭德怀恨之入骨的国民党顽固派,却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枪杀了他的两个弟弟。噩耗传来,彭德怀痛不欲生,他当即下决心,将来有了条件,一定要把弟弟的几个孩子抚养成人。正是缘于这种感情,建国后,他把几个侄子侄女全部接到北京读书。195010月,彭德怀临危受命,在准备赴朝的前夜,他把几个孩子接到了北京,当晚,他和孩子们一起打地铺,度过了一个幸福难忘的夜晚。当战争再一次走近,久经战火硝烟的彭德怀之所以义无反顾地踏上征程,因为他希望,孩子们能远离战争。

  恩重如山

  彭德怀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,在他的心中,人民是天,百姓是地,人民群众的恩情是他永远不能忘记的。

  那年,重新恢复工作的彭德怀到三线视察,正好途经红军长征时抢渡过的大渡河,他打听到当年为红军摆渡的老船工帅仕高正患眼疾住院,便专程到医院去看望。彭德怀握住老船工的手,和他一起回顾往事。老船工感动了,说这事过去这么多年了,你还记得?彭德怀说:这件事不仅当红军的人不会忘记,就算哪天我们这些人都不在了,红军的子孙后代也不会忘记。彭德怀又问了帅仕高的生活情况,随后从兜里掏出30块钱和三包大前门香烟塞到老船工手里。

  彭德怀是人民的儿子,他对人民的爱倾自心田,发自肺腑。1928年,井冈山失守后,彭德怀一直觉得愧对井冈山人民。次年,彭德怀终于带领部队重返井冈山,当他看到被国民党反动派血洗的村庄,看到那饱受煎熬的老乡,心如刀绞,他当即做出决定,不论妇孺老幼,每人发放一块银元。至今,人们仍把彭德怀发放银元的小桥叫做红军桥。

  庐山会议后,彭德怀因为民请命而蒙冤罢官,不少人替他打抱不平,说你是军队的领导,大跃进和你并没有直接的关系,你何必引火烧身。彭德怀摇摇头说:如果任凭那股浮夸风刮下去,危害的不仅是百姓的生活,也是我们的社稷江山,那么多先烈前赴后继地奋斗,不就是为了让老百姓能过上好日子吗?现在眼瞅着有问题不说,还是共产党员吗?

  彭德怀住进挂甲屯后,虽然远离了权力,但他仍时时记挂着老百姓的生活。他发现村里老乡的饮用水就靠一眼小土井,吃的都是不洁的地表渗水,他便让工作人员打了一口机井,从那以后,挂甲屯的老百姓都喝上了清亮亮、甜丝丝的地下水。这天,彭德怀到邻居季大嫂家去串门,走进屋里,看到两个孩子正趴在小油灯下写作业。彭德怀奇怪地问:家里没有电吗?这么暗的光线,孩子的眼睛要变近视的。季大嫂叹了口气:这我知道,可哪有钱拉电呀!彭德怀没吭声,转身走了。几天后,彭德怀用自己的工资买来电线杆和电线,为左邻右舍14位社员家装上了电灯,当明晃晃的电灯点亮时,孩子们拉着彭德怀的手,兴奋得拍手跳高。

  彭德怀在挂甲屯住久了,对老乡的情况也摸熟了。一天夜里,突然雷鸣电闪,下起了暴雨,彭德怀爬起来,扯了件雨衣就往外走,他深一脚浅一脚,蹚着水直奔村头的陆兴家,走进去一看,只见屋顶成了筛子,雨水嘀嘀哒哒地直往下灌,到处湿漉漉一片,陆家三代八口人缩在炕角,瑟瑟发抖。彭德怀大声喊道:快走!都到我那去!可陆家人不肯给彭老总添麻烦,说什么也不去,彭德怀无奈,只好跑回去,叫上几个哨兵,扛上芦席去给陆家苫房。随后,他又逐户查看,把住危房的老人和孩子都接到自己家的书房。天亮后,雨停了,彭德怀又让炊事员熬了一大锅姜汤,亲手端给每位避雨的乡亲。

  正因为对老百姓爱之切切,所以他对损害老百姓利益的人毫不留情。那年,他响应毛主席的号召,回家乡去搞调研。他来到一户老乡家,发现老乡的房子被拆得七零八落,窗户只剩下一个框子,嗖嗖地往里灌风。彭德怀问,这是怎么回事?老乡答,是大跃进的时候,让生产队拆走炼铁了。彭德怀皱皱眉头,那这一年多,你就住在这样的屋子里?老乡没说话,眼里含了泪。彭德怀转身出去了,他来到支书家,发现支书的房子窗明几净。彭德怀二话不说,拉起支书就走,一直把支书拉到村民家,指着那残破不堪的房子问:这房子是你拆的?支书支支吾吾,说拆房的时候他还没当支书。彭德怀火气不减:那你当了支书,为什么对此不闻不问,麻雀困觉还有个竹筒眼,人连个窝都没有,行吗?支书低着头,不敢看彭德怀。彭德怀又问:村里像这样没房住、住破房的社员有多少户?支书犹豫了一下,说有几十户。彭德怀大声道,我现在就命令你,马上组织人把这些社员的房子盖好,过两天我来检查,你要是盖不好,我就让人把你家的房子扒了,让你也尝尝没房住的滋味!

  彭德怀晚年,尽管心身遭受了严重的摧残,但直到弥留之际,他想的还是人民——他拉着侄女彭梅魁的手,断断续续地说:我没有什么可以给党和人民的了,只有这个身体……我死了,把我的身体解剖了,给人民做最后一点贡献吧……”

  这是彭德怀的最后遗言,他作为人民的儿子,毕生倾注的都是对人民的爱。

 

Copyright 2014-2016 Powered by cnxiantao All Rights Reserved.
电话:0728-3491225 邮箱:xtsjw@yahoo.com.cn 地址:仙桃市纪委监察局  鄂ICP备050015168